微信群 新闻互动QQ群 新闻报料电话 萧山网
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 平安大江东

大江东首例遗体顺利捐献

2018年1月8日  来源:今日大江东 作者:记者 许莉莎 通讯员 瞿怡倩 赵伟华  编辑:李晨晨

85岁义蓬老人:“圆了心愿”遗体送往杭师大医学院用于教育科研

  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将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交给不认识的人,但是他交得很安心。1月3日,义蓬街道春园村85岁老人施天林无偿捐献遗体仪式在其家中举行。

  毫不犹豫的决定他将爱升华

  1月1日早晨9点半,刚85岁的施天林在喝着儿媳妇喂的第二杯豆浆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父亲走的时候很安祥。”施天林的儿子施先万说。

  突然间失去至亲固然难受,但作为子女,当下,他们更重要也更为紧迫的是完成父亲的遗愿——尽快办理父亲的遗体捐献手续。这也是大江东地区首例自愿遗体捐献。

  “早几年前,他独自前往大江东医院去了解过关于遗体捐献的情况,并且签下了捐献协议。”施先万谈起父亲想要遗体捐献的初衷,认为主要还是父亲的陈年老疾起的引子。据悉,施天林常年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发起病来非常难受,而目前这种疾病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难以达到根治的效果。

  “我父亲的想法在普通人眼里很怪,当时医院打电话给我,问家属是否同意捐献时,我和3个姐姐都想不明白,还是父亲极力说服我们的。”施先万说,父亲的愿望是希望在自己身上治不好的疾病能让后人研究出医治方法,从而让更多人摆脱病痛的困扰。

  1958年10月,施天林响应国家精简号召,从杭州城区来到大江东,从事打铁器的工作。多年以来,生活朴实的他,也没有特别的爱好,一直兢兢业业地打铁。尽管个人脾气有点固执,但做起事来格外认真,他的四个子女也都培养得十分优秀。

  “我的父亲是我这辈子最崇拜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我三伯也在同一年签了捐献协议,现在我和我姐姐他们也都有意向,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社会,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作为父亲,施天林带给子女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据了解,儿子施先万十多年来,已无偿献血至少2600毫升。

  3日下午1点的遗体捐献仪式现场,在大家充满敬意的三鞠躬下,施天林的遗体被放在一辆白色车上,缓缓地离开了大家的视线。

  据悉,施天林的遗体将捐献给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用于教育科研。

  一人带动全家好家风织就不平凡

  施天喜今年82岁,作为施天林的弟弟,在哥哥签下遗体捐献协议的同时,他毫不犹豫地也作出了跟哥哥同样的决定,而他的妻子高林梅亦如此。

  施天林家中共有8个兄弟姐妹,随着哥哥施天林精简下乡,1964年,弟弟施天喜也来到了这片沙地。在早些年,因为一次交通意外,施天喜失去了他的左腿,当时,他和妻子以养殖兔、羊为生,两人就靠着一辆小三轮车到处奔波采收饲料。

  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们勤劳、朴实、善良,然而在自己眼里,弟弟施天喜觉得自己做的只是过活,一生平淡,没做出什么大事,也没为国家创造出多大的价值。“这辈子没做什么大成就,能回报给社会,给国家的就是一躯壳,没什么好怕的。”施天喜告诉记者,他们就只想做件好事。

  然而,妻子高林梅起初并不同意捐献这件事。“按正常的想法,我们就得保留完整的身体然后去火化,为什么得去捐呢,不是非常明白。”她说。但很快高林梅答应了,“后来想着给人家做研究也挺好,社会需要的,我们平时也没出什么力。”在两老人商量好后,为了尊重父母的意愿,他们的小儿子还特地从江西南昌赶飞机回来完成了签字。

  虽然知识水平并不高,还生活在农村,但这三位老人的思想甚至超越了众多年轻人的想法。“他们是我们春园村的英雄,很勇敢,让人敬佩。”春园村有关负责人谈论起他们,忍不住称赞。

  当和周边朋友谈起要捐献遗体这件事时,施天喜和其妻子都表示太多人不能够理解,“有什么用呢?”“人没了还得遭罪”“子孙也不孝”……尽管有很多质疑声,依旧没有让老人家有丝毫的动摇。

  本报官微也于1月3日发起微信投票,一半以上人数都选择了支持遗体(器官)捐献,也有意向去签协议。目前,在杭州市内,接收遗体捐献的只有两所学校,分别为浙江大学医学院和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去年,两所学校共接收100多例遗体,顺利完成捐献工作。

公司简介| 联系方法| 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不良信息举报